Well

闲着没事的摸鱼,用于吐槽

#是闲着不想写作业的产物
#用于吐槽女生洗澡有多烦
#是只OOC的斯嘉丽,勿喷

如往常般随意洗了洗,却故意在浴室里等着玻璃起雾花,直到画了个X型旗和‘Great Scarlett’才推门出浴,顺走挂在把杆上那条长浴巾围上。赤着脚小心翼翼的,蹦跶上地毯踩了有几下把水印干,回头望见那一路滴过来的水痕。Well,待会让那小家伙来清理吧。虽是入冬的苏格兰却热的慌,不知是自己没擦干净还是新出的汗,一层薄雾般的覆在皮肤上让人有想跳进去再洗一次的冲动。扯下挂钩上另条毛巾印干了发上的水 ‘Artie!我的吹风机呢?’ 伸手解开别在身上的浴巾,从蒙着水雾的镜子隐约见着自己姣好的身材。我真好看…仅穿着条镶着红色蕾丝边的内裤——芙洛拉挑的。俯下身子单手撑着微凉的大理石桌面,另手掰开口红盖儿丢在一边。掌心于玻璃划过擦出片干净的弧度,探过身去用口红在下唇瓣点了点,用指甲将其抹匀了,冲着镜子打了个啵…有点冷,麻溜的拎起文胸套上 ‘Fuck…小了’ 背着手曲着腰艰难的扣上扣儿,深吸口气挺直了来找了找镜子——正面,侧面,托了托胸…不是小了,是胖了。对着镜子给了自己一个白眼,明个去换吧。拽上那黑色吊带套上边走边开门。赤色的蕾丝服帖的覆在肌肤上,细吊带遮不住其,只能起到一个遮掩的效果,呸。双乳被文胸挤得呼之欲出却被没什么用的吊带托着,顺手从自己事先放在门外的烟盒子里抽了根出来叼着点火,剩下的夹在沟里头。吐出的缕吸烟和浴室传来的暖气相融合单手插着腰,另手捋过那遮视线的赤发,水不断滴下落在自己的肩膀,有点烦。 ‘久等了我的好弟弟,希望你拿了我的吹风机?

Am I A Monster?

#第五人格,杰克,金纹皮肤
#联戏...不要脸的放上老福特
#丑勿喷

有的人的力量,可以支起天地;有的人的智慧,可以照亮夜空。或许我达不到这两种境界,但至少我兼得

一如既往的道路,伦敦古老的建筑墙面在月光照射下多了那丝丝生机,如同沉睡的美人儿般被吻醒

「她还是迷茫着的,却又要睡去」

城里浅浅淡淡的起了雾,宛如少女的面纱一般挥之即去,却无人愿意抹去这份神秘

「美好的东西都有神秘感,我们不应该打破它」

指尖如同轻巧的蝴蝶在领口间飞跃,系好了自己的领带。酒红色的马甲得不到光线的照射隐于外衣下,改变了它原有的色彩。金色的花边点缀着乌黑的外衣,将自己修长的身线勾勒出,它麦穗般的外形总是可以成功让人误解,哪怕给它星火般的一点光,它都能给予你一片耀眼的天空

「衣着纵然不是最重要的,但他不可缺少」

踱步于街角驻足等候,盼着和一位幸运的姑娘来个偶遇。支着身子半依偎着墙面,引人注目却与众不同的触手滑擦着那粗糙的墙面。偶尔抬头仰视夜空,感慨那么多颗明艳的星,都是自己总上去的...

直到一位姑娘撞入了自己怀中,却也只是搂着她纤细的腰肢。或许只是一个幅度不大的圈,帮对方捡起跌落在地上的提包递给她

“小姐...你的包掉了”

对方的身影映在自己琥珀色的眸中,可以看出她见到自己的惊讶,或是说惊喜。牵起她的手亲吻上对方的手背,低语着告诉她被她迷住了

「夜行的人们总是那么糊涂,他们总是会丢了自己的魂」

我并不介意享用猎物生前的最后一刻美好的时光,那应该是我们一起度过的。英国的女士总是这般愚蠢,见到那些风度翩翩的绅士,就失去了理智和判断。总有种甘愿为他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的感觉

「可笑」

亲吻上她的唇瓣,毫不怜惜自己的声线在对方耳边轻喃。指触确是抚上她的下胸口,感受着她强有力的心跳,正随着自己的话语加快

“你的包,我可帮你找回来了。可是小姐...我的心丢了”

也就是那一刹,让美丽的事物定格。血液染上自己金色的触手点缀着,如同在金矿上生出的玫瑰,高贵而又艳美的。怀中的女孩已经逝去,但她如同没有遗憾般的,她笑着

「纵使玫瑰凋零,她依旧是玫瑰。路边的野花是比不了的」

轻吻那颗脱离了躯体的心脏,它还在自己的手中跃动。多么美好的一幕,美丽的生命将以更为动人的姿态存活。本想抱着她的身体再温存一番,却被身后不应景的惊呼打回现实

「人类总是惧怕未知的一切」

可悲的,可憎的,多嘴的女人啊。她似乎被什么吓到了,跌坐在地面。虽然听不清她在喃喃什么,看嘴型却是...

“monster...you are a monster”

我,我不是...我不是怪物,我只是特殊一点而已...我不是,我不是....

Monster,Idiot,Freak...这该死的,充满攻击性的词语再度涌入自己的脑海。剧烈的疼痛让自己不得不捂住脑袋去制止自己回想

「我不是怪物...不,你是的」

如同哭过一般红了眼角,跌跌撞撞的走进,却是猛然跪在了地上。牵起面前女人的手,用她颤颤巍巍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颊。似笑非笑,却又是带着哭腔

“我不是怪物对不对...我不是怪物”

这却吓到了她,她犹如被撒旦勾走了魂魄,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那个词

“Monster...”

怒极反笑,倒也不是不再哭了,将那从未流出眼眶的泪咽了回去。笑着将面前的人儿拉起

「既然你说是,那就是吧」

......

清晨迎来了一场淅淅沥沥的雨,散了去,揭开了古都的面纱。两具少女的遗体依偎在一块儿,她们的手紧紧攥着对方,额间贴在一起。唯一不一样的就是

「一个笑着,一个哭着。宛如双生,不离不弃」

Hurts Like Hell【1】

#刀子注意,一虐倒地
#黑白苏/格/兰cp走向,非国设,不喜勿喷
#中长篇文,想的起来就更系列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上帝亲吻了他的脸颊,却未给予他祝福
他说,他是撒旦的孩子

这个孩子自出生,就注定不会幸福

他伴随着脑积水来到这个世界,被人嘲讽是“脑子泡在水里的孩子”。他不哭,他也哭不出来。脑内厚重的油脂压迫着他的神经,他也不想哭。出生没多久,就进入了手术室。晃眼的手术灯刺激着他尚未睁开的双眼,却又要在未看见世界的时候再度沉睡

刺痛,好痛好痛

装有麻醉剂的针管刺入他还柔弱不堪的肌肤。他不想死,用他那微弱的声音唤着,他想告诉他们。他还活着

婴儿的脑部被割开,沿着额间将头盖骨打开。微型吸水机在他的大脑里抽取多余的油脂。很多次,他快以为自己死了,但他根本不知道,死是什么...

无非是沉睡罢了,也不要紧对吧

但怎么可能,那么容易。孩子他,奇迹般的活了下来。当医生抱着虚弱无力的孩子推开手术门,等待他的只有空落落的走廊。被抛弃了吧,医生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。她不意外,她并不打算抚养这个孩子

但他紧紧攥着她的手指,在这种昏迷状态下,他不松手。

医生才意识到,怀中的孩子,就如同失去了母亲的猫崽子,什么都可以将他杀死。母性令她吻上了孩子的小手,告诉他,今天开始,我就是你的妈妈了

你就叫,道格拉斯吧